IP是中国影视的补药还是春药

ACG里的长出的IP,真的有助于中国电影吗?

在中文世界、尤其是中文娱乐世界,IP这个名词在近两年有了新的内涵——并不能简单地将如今大热的IP理解为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版权)的缩写,其所指复合了符号、品牌、版权等多重涵义。


如今的IP就是一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而围绕IP又有好些疑问需要需要我们去解答,比如:
IP热起于何时?
为何IP会大热?
IP热背后,产业真的因此升级了吗?
IP于电影,是好事吗?
近期多起热门影视网络剧的版权争议,表现出中国电影对IP的片面崇拜:《芈月传》、《花千骨》、《三体》、《鬼吹灯》……不争个版权,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热门IP。

IP:起于二次元世界的这条大腿

中文世界竟赋予了一个英文缩写全新的生命,不知道能不能算是中国梦的某种实现呢?
笔者并不严谨地通过百度指数,搜索了包含“IP”的新闻头条,追溯如今其所指最早出现的新闻,大概是2013年1月21日来自腾讯游戏的一篇题为《腾讯游戏重塑动漫产业链,动漫IP跨界开发》的新闻。随后依据百度指数的搜索结果,“IP”在2013年的绝大部分新闻头条里,仍然是最早Internet Protocol(网络之间互联的协议)的含义。
直到2014年,手游、动漫新闻里开始大量出现IP,随后便是整个影视产业、娱乐产业刮起了IP崇拜的浪潮。从简单的回溯不难发现,当下的IP所指,缘起于游戏、动漫所代表的ACG(Animation、Comic、Game/动画、漫画、游戏)文化。
ACG文化是一种二次元文化,而二次元文化作为一种亚文化,长期以来在主流文化的夹缝或边缘生存和生长,除了靠倔强和孤傲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种生命力体现是其在符号表征系统的“开发”上所表现出的强烈的存在感——火星文也好,表情包也罢,都是二次元文化以其怪诞、出奇的符号系统创造的一种全新的能指,区别于主流文化的一种骄傲的存在。
互联网文化在中国,在最近的十年里,二次元文化又恰是互联网世界里的主流文化。
从弹幕登陆银幕(《小时代》)到雷军被鬼畜视频撞了一下腰(《Are you OK》),不难看出,主流文化已经全面拥抱二次元文化——甚至可以说,主流商业也已全面抱上了二次元文化这条大腿。

各家都想挟IP以令诸侯

明星IP、超级IP、IP开发等等,2014年以来影视娱乐产业的大小玩家均已是言必称IP。如果企业战略不聚焦IP开发、如果影视作品不取自某IP、如果商业愿景不以IP为起点——面对投资人、面对行业媒体、面对用户,恐怕估值、融资、股价、票房、收视率等等都会是灾难性的。
IP崇拜首先表现在了语言的改造,其背后反映出的则是话语权的争夺——无论是以腾讯互娱、腾讯影业、阿里数娱、阿里影业、乐视影业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势力,还是以华谊兄弟、博纳影业、光线影业等为代表的传统电影企业,各方你来我往的对IP的定义已是一场话语权的暗战(读者若有兴趣可以搜索以下言论出处)——
某传统电影企业总裁;简单来说,知识产权只是一个法律名词,而IP则是一个拥有更大商业想象空间的产品组合。
另一传统电影企业总裁:IP不是剧本,IP是创意的原始材料(2015年6月14日)。
某互联网公司影业CEO:IP是经市场检验过的用户需求;一切能够吸引、承载粉丝美好情感的符号(2015年4月20日)。
某互联网视频影业总裁:可供多维度开发的文化产业产品,它从根源上可能体现为多种形式,如漫画作品、文学作品、游戏、某原创短片等等,甚至只是一个概念(2015年3月31日)。

对IP内涵和外延地不断“创新”,其目的就是为了令IP为自己所用,用定义IP的方法来令自己站在产业的制高点——其战略谋局的目的颇有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图——IP的内涵越模糊,它越像一个筐,就越有空间留给各方在话语权上角力——谁是IP的最终阐释者,当然也就成了行业领袖,也就成了围绕IP展开的行业全新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显然,IP话语权的争夺更深一层的野心在于重新定义行业游戏规则。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4 17:4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