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音,再战下一城

低调的作风,有意无意远离镁光灯,这应该是长期专注非洲市场所导致的自然结果,这让传音失去了一些出名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手机圈内人士,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非洲之王”感到陌生。


有些事情悄悄开始就好,比如,传音决定进军印度市场了。
若不是恰逢1月13日“第一届中印手机产业高峰论坛”召开之际宣布这个决定,以传音一贯的企业风格,也许外界要在很久之后才会知道。
低调的作风,有意无意远离镁光灯,这应该是长期专注非洲市场所导致的自然结果,这让传音失去了一些出名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手机圈内人士,也有不少人对这个“非洲之王”感到陌生。
所以当得知2015年传音手机年销售量超过5900万部,同比2014年的4600万部,增幅接近30%时,我们才突然理解专注力量。它的成长虽显沉默低调,却相当扎实,它带给我们带来了不期而遇的惊喜。
如果没有小米、奇酷、魅族们,中国手机产业或许会失去不断追求革新的活力与热情;而如果没有传音、OPPO、金立们,中国手机产业这座大厦或许就失去了最坚固的地基。
今天,几乎所有的手机品牌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锁定印度市场,人们期待这个同样是人口超级大国的地方能够构筑起同样巨大的购买力,然而现实又说明了它是一个与中国截然不同的地方。
这种不同不是意识形态上的不同,而是真切的经济实力差异。我们相信,在目前的印度,互联网精神、粉丝文化都将只是锦上添花,那里需要的是更坚实的力量,需要能够在印度市场上实现制造、渠道和营销从无到有的创业精神。
这就是《手机报》要在此刻谈起传音的原因。听听它在非洲的故事,它对未来的思考,它再战下一城的必然追求。

在非洲卖智能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虽然在中国,Tecno以及其背后的传音控股公司,经常会遇到比如“Tecno,是哪里的手机品牌?”这类问题,但这却丝毫不影响传音在中国手机行业发展历史过程中的特殊地位。
“Tecno也许是唯一一个不是local的localking。”近日,传音市场总监刘俊杰在跟《手机报》对话时如此谈到。
2007年,传音在非洲推出第一款Tecno牌子的双卡双待手机,从一家OEM/ODM厂家开始向品牌化运作转型。今天,加上旗下另外两个手机品牌itel和Infinix,传音在非洲当地手机市场的占有率已经做到排名第一。
对传音而言,或许比出货量更加珍贵的是在非洲消费者心目中的品牌印象。
如今,在非洲,特别是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黑非洲”地区,Tecno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手机品牌。在独立非盈利机构“品牌非洲”(BrandAfrica)调研统计的“2014年最受欢迎品牌”榜单中,Tecno名列第15位,紧随苹果之后;itel排在第72位,与之相当的是肯德基。
短短几年之间,在智能手机浪潮的席卷之下,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已经被这一块移动的屏幕所颠覆。影响越深刻,智能手机就越成了中国人最不可或缺的一项事物。那么,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非洲么?品牌厂商在非洲推销智能手机有多大的机会,又会遇到多大的阻碍?
对于这样的问题,或许应该听听传音是怎么回答的。

引爆点何时到来

2010年到2014年,5年之间,中国智能手机年销量从不到7000万部增长至4亿部,以爆发式的速度向上攀升。无论是终端品牌,还是上游庞大的的供应链群体,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三级跳”,然而真的能用中国市场的经验去期待非洲同样如此么?
以传音为例,2014年手机出货量达到4600万部,其中智能机和功能机的比例约为2比8,即智能机的销量大约为900万部规模。2015年,传音手机销量超过5900万部,其中智能机的销量同比也大幅增长。
刘俊杰表示,非洲智能机市场从2014年开始有向上发展的势头,传音也在当地许多国家开始积极推广智能手机的应用,通过高性价比的产品来降低消费者进入智能时代的门槛。不过,非洲当地的移动网络建设情况、民众的经济能力以及文化教育程度等几方面的因素,仍然阻碍着非洲智能机市场的爆发。
非洲国家众多,贫富差距大,多数地区民众的消费水平仍然很有限。功能机到智能机的转变,首先意味着在手机上的花费至少要从目前的10美金/部上升至50美金/部,这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个小数目。此外,因为长期贫困造成许多非洲人民无法接受教育,智能机对这部分人群来说不仅仅价格贵,而且功能多余。
当地的电信运营商也多半是私营性质,深知实际情况,做事则既不保守,又很谨慎。所谓不保守是指在技术上会跟全球保持一致,如当下也在部署部分LTE的网络;而所谓谨慎则是指在基站建设上要视市场需求变化以及竞争对手的情况而决定,不会过于冒进。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不久前发布了一组数据,截至2015年6月,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共有41个国家推出了3G网络,23个国家启动了4G网络,预计这一地区今年年底3G/4G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23%,大约2亿人口,而这一比例将在2020年上升到37%,达到3.4亿人口。
3G和4G网络完善,可以说是智能手机能够流行爆发的必要条件。无论是上述数据,还是传音对当地的观察,都显示了非洲智能手机市场很难出现像中国市场这样的情况。
“传音的心态一直以来都是‘顺势而为’,我们使命是把最适合的,而不是最新鲜的带给非洲消费者。”刘俊杰表示,如今传音在智能机的技术研发、产品量产方面与全球保持一致,当下做好消费者观察、市场监控工作,一旦市场引爆的条件成熟,传音不会缺席。

竞争难以避免

当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几近白热化,各大品牌厂商纷纷扛起向海外进军的大旗,地理距离较近的东南亚以及印度便成为继中国大陆之后的第二、第三个主战场。漂洋过海的非洲,能够远离硝烟,独善其身么?那里的手机品牌厂商如何看待别处的竞争形势?
这个问题让刘俊杰想起了传音当初远赴非洲开拓市场的初衷——非洲是全球最后一个10亿级的市场。
在创办Tecno品牌之前,传音手机原本从事手机ODM/OEM业务,当时其多数贴牌客户的主要市场正是东南亚和印度。彼时市场竞争之激烈程度不亚于今天,ODM/OEM厂发展空间相当受限。自然而然,传音创始团队想到了向品牌转型,但到哪里才能实现这样的追求又成了新的问题。
“当时大量的中国手机厂商在东南亚、印度做市场,传音跟它们比,又或者跟当地的本土品牌比,有什么优势?资金也不够它们雄厚,所以做了市场调研和分析之后,我们把目光锁定在非洲。”刘俊杰如此说。
斗转星移,今天智能手机市场的情况与当初功能机繁荣的年代有很多相似之处,再一次来到了蜂拥出海的十字路口。
刘俊杰认为,非洲智能手机市场会像其他地区那样,最终走向更为激烈的竞争,因为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向外部扩张的需求,非洲作为地球上最后一个10亿级的市场,难以避免会卷入全球的竞争中。
既然不能改变趋势,那就做好一切准备应对变化,传音相信在非洲多年的积淀,有利于其筑起一道与竞争对手拉开距离的堡垒,它将拥有先发优势。
除了品牌知名度这类软实力外,据了解传音已经在非洲30多个国家建立了分支机构,并历时5年、花费3亿元建立了80个客服中心,能够对当地消费者的需求做出快速响应。
此外,传音在非洲坚持本地化运作,在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加纳分别开办了手机组装厂,非洲裔员工达到2300多人,而派驻的中国籍员工仅100多人,这让非洲员工具有很强的归属感。
第三,基于多年的合作共赢的经验,传音获得了非洲渠道商的认可与忠诚,新产品一经推出就能够获得他们的支持,是一种良性循环的状态。
再者,传音正在着手建立一个从硬件到软件完整的产品链,旗下类似WhatsApp和微信的聊天工具Palmchat到2015年年底注册用户预计将达到1亿,并且横跨安卓、ios和功能机三类平台。除了手机本身之外,传音已经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渗透并影响着非洲人的生活方式。
所谓卷入全球竞争,除了意味着非洲当地会有更多的品牌涌入之外,也意味着非洲的“localking”可能会参与到其他地区的战局之中。
对此,刘俊杰谈到:“传音一直讲‘不全球,无本地’,我们也关心其他地区手机市场的发展形势,东南亚、印度、俄罗斯都有去实地考察,不过非洲仍然是后院,是大本营。”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18 00:39:06